注册忘记密码

零点南方

热搜: 活动 交友 招聘
查看: 19|回复: 0

妹妹抢了属于自己的未婚夫和财产,我却还要故作大度…

[复制链接]

569

主题

569

帖子

2205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205
发表于 2018-7-8 22:5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顾诗晴穿着一件樱花粉的露背睡衣,趴在雪白的大床上睡着了,一头长发被撩到一侧,雪白的背上有一片绯红,那是烫伤。

  朦朦胧胧中,感觉有一双手正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脊,掌心所过之处,传来阵阵清凉,火辣灼痛的感觉渐渐得到舒缓。

  有人给她上药?

  他回来了?意识到这一点,顿时睡意全无,猛然睁开眼睛,侧脸看向身旁的男人。

  “别动。”凌子墨淡淡扫了她一眼,手里的动作仍在继续。

  顾诗晴浑身紧绷,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,她从未放松过。

  看着她背部优美的线条,漂亮的蝴蝶骨因为紧张而微微起伏着。

  他眸色一暗,双手沿着她光滑细腻的肌肤一寸一寸滑至她身前。

  “我身上有伤。”她想掰开他的手,可趴着身子,完全使不出力气。

  他的吻纷纷落在她的颈项、肩头、手臂……

  忽然想起一年前,第一次被他占有的那晚,她挣扎、哭闹、哀求,不但换不来他的一丝怜悯,反而让他更加疯狂的索取。

  她的冷淡令他不悦,越发用力的要着她,直到她哭喊着他的名字颤声求饶。

  “哭什么?就这么不情愿?”他捏住她的下巴逼她侧过脸来。

  瞧她小脸憋得通红,泪眼汪汪的样子,凌子墨鄙夷的嗤笑,“因为上你的不是赵易秋,所以很难受是不是?顾诗晴,我告诉你,只要有我在,你永远也别想跟他在一起!”

  “凌子墨,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?我做错了什么,你要这样欺负我?”她情绪有些崩溃,一直以来有太多东西压得她喘不过来,为什么这一切要她来承受?

  捏着她下巴的手逐渐收紧,她疼得皱紧眉头。凌子墨一字一句咬牙切齿,“这点痛苦就受不了了?跟子文受的苦比起来,你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?”

  “她出车祸关我什么事?又不是我撞的她!”她什么都没有做,凭什么为凌子文的痛苦买单?

  “当然关你的事,谁让那个人喜欢你呢?”

  她奋力掰开他的手,“不可理喻!”

  “我就喜欢你这充满仇恨和痛苦的眼神,却又拿我毫无办法的样子。”伸手替她擦掉眼泪,薄唇一咧,一脸玩味的注视着她的侧脸,“九月初八是赵易秋和子文订婚的日子,你应该练习一下怎么微笑着祝福他们。”

  “他们在一起了,你是不是就能放过我?”她并不想搅进这场是非里,却身不由己。

  “放过你?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。”凌子墨像是极力隐忍着怒意,明明在笑,却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“凌子墨!你既然不爱我,为什么要跟我结婚?为了凌子文,值得吗?”这一年,仿佛用尽了她一辈子的力气,她已经快熬不下去了。

  “对我而言,和谁结婚,并不重要,豪门的婚姻通常都是用来谋取利益的工具,不过我不需要,把它变成囚禁你的牢笼,能让子文得到幸福,似乎更有意义。”

  他离开她的身体,脱掉半敞的衬衫,径直朝浴室走去。

  顾诗晴闭上眼,将脸埋在枕头里,浑身酸软无力,就这样趴在那里,动也不想动。

  他的话还回旋在耳边,囚禁?牢笼?

  呵,的确如此,她真傻,曾经还以为他是爱她的,否则怎么会不顾家里的反对执意娶她?

  原来是为了他的宝贝妹妹!

  这场婚姻,没有婚礼,没有祝福,外界的人只知道凌大少爷,却不知道还有她这么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少奶奶。

  是啊,她怎么敢有所期待?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价格不菲的玩物,玩腻了,随时可以扔掉。

  清晨,阳光透过纱帘洒了进来。

  感受到阳光的照拂,顾诗晴睫毛扑闪了几下,睁开惺忪的睡眼,首先映入眼帘的竟是凌子墨的眉眼。

  他的额头紧贴着她的,俊脸近在咫尺,她只能看见那双深邃的瞳孔。

  见她醒来,凌子墨坐直身子,面无表情的看着她:“你有点发烧,把药吃了。”

  难怪浑身燥热,原来是发烧了?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退烧药,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温水,她居然有那么一丝感动。

  至少他会去给她买药,为她准备热水,这么平常的事,换他凌大少爷来做就是破天荒了。

  “子文在楼下等着,她想让你陪她去选订婚礼服,正好你也去订几套。”

  “咳……”她呛了一下,药丸卡在喉咙里,苦涩的味道蔓延在口腔里,急忙把杯里的水一口气喝完。

  “我不去。”她讨厌凌子文。

  “你必须去。”他面带愠色,语气也是霸道得不容拒绝。

  “我不舒服。”逼迫自己面对不喜欢的人还得强颜欢笑,她做不到。

  凌子墨扣住她的肩将她拉了起来。

  顾诗晴一把扯过被子抱住,小脸憋得通红,软萌的嗓音因极度的委屈和愤怒而隐隐颤抖着:“你干什么?”

  凌子墨并未搭理她,扯开她的手臂,将准备好的衣服一件一件替她穿上。

  他决定的事情,从来不会给她商量的余地。

  “不舒服?没关系啊,我可以抱着你,背着你,无论如何,你都得去。”

  她冷笑:“好,我去。”

  下了楼梯,顾诗晴便看见凌子文推着轮椅缓缓朝她靠近。

  “晴晴,好久不见。”

  顾诗晴冷冷瞥了她一眼,不予理会,绕过她就朝大门走去。

  下一秒,她的胳膊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扣住,身后传来凌子墨不悦的声音:“你什么态度?”

  凌子文勉强笑了笑:“哥,没关系的,我们赶紧出发吧,时候不早了。”

  “你等一会,我把车开出来。”凌子墨这才松开顾诗晴,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冷冷凝视她一眼,似在警告。

  顾诗晴心里隐隐刺痛,他还真是个好哥哥。

  一路上,她如同傀儡一般跟在他们身后。

  身体本就有点发烧,加上吃了药容易犯困,精神浑浑噩噩的,不管凌子文问什么,她都不予理睬。

  凌子墨一脸不悦,但也忍了没有发作。

  “我去下洗手间,你跟子文先去楼下等我。”凌子墨将轮椅手柄交到顾诗晴手上,转身离开。

  尽管不情愿,可眼下只有她们两,无法推脱。

  凌子文抿了抿唇,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晴晴,你还在生我的气?”

  顾诗晴不痛不痒的回了一句:“不敢。”

  “其实我一直……”

  她面无表情的打断凌子文的话:“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“啊!”凌子文惊呼一声,慌忙抵着扶梯的前端。

  由于惯性,她直接从轮椅上栽了下来,一脸惊恐的看向顾诗晴:“晴晴,我现在还坐着轮椅,不能坐这种电梯。”

  顾诗晴也被突发状况吓了一跳,愣在原地,看凌子文这畏惧防备的表情,难道她怀疑她是故意的?

  她确实疏忽了这一点,只是看见扶梯入口便下意识的朝这里走了。

  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她不想多做解释,俯身准备扶凌子文起来。

  “让开!”凌子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过来,他大概也误会了,所以十分生气。

  顾诗晴猝不及防,被他这么用力一撞,摔倒在电梯上,一路翻滚了下去。

  凌子文被凌子墨抱起时,正好目睹顾诗晴滚下去的画面,吓得捂嘴尖叫。

  凌子墨背脊一僵,有那么一瞬间,心里涌出的恐惧令他忍不住颤抖,他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。

  身体仿佛石化了一般,动作机械的将凌子文放回轮椅上,他缓缓转身,俯视着下面。

  那个女人正以十分狼狈的姿势躺在冰冷的地上,一动不动,引来一群看热闹的。

  “哥,你还愣着干什么呀?快去看看她怎么样了!”

  他踌躇不前,一向雷厉风行、无所畏惧的凌子墨,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。

  “哥,她不会……不会死了吧?”

  凌子墨身形一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下去。

  死?她的命都是他的,没有他的允许,她敢死!

  医院,VIP豪华病房门外,凌子墨倚在走廊的围栏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,周身烟雾缭绕,一地的烟头。

 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他不知道在这里守了多久,只觉得时间格外漫长,心里莫名的烦躁不安,想知道她到底醒了没有,却又不敢推门进去,只能眼巴巴的盯着紧闭的门扉。

  “先生,这里不能抽烟。”一个路过的值班小护士好意上前提醒。

  他冷冷扫了她一眼,不怒而威。

  那深邃幽暗的瞳孔里杀气腾腾,小护士吓得立马低头疾走,仓皇而逃。

  他是谁?凌氏集团的执行总裁,凌家的天之骄子,A市的风云人物,谁敢对他说半个不字?

  顾诗晴是疼醒的,骨头仿佛散了架似的,动一发而牵全身痛。

  “晴晴,你醒啦?”

  没想到一睁眼就看见凌子文,果然是阴魂不散,每次跟她扯上关系都没好事。

  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我去找医生。”

  顾诗晴别开眼不去看她,“看不见你,我或许会舒服些。”

  凌子文拿起果盘里的苹果,微笑着说:“我给你削个水果吧,你受伤了,需要人照顾。”

  顾诗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:“凌大小姐,你是金枝玉叶,万一再把手弄破了,我罪过可大了。”

  “你别怪我哥,他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不怪他,怪我自己,命不好。”她不仅不能怪他,还得感谢他不是么?如果没有他,她的下场怕是要比现在悲惨的多。

  凌子文一脸黯然,自责的说:“你别这样,你可以骂我,怪我,那我还会好受点。”

  “你利用我,欺骗我,背叛我,我为什么要让你好受?”想到当年的事情,她的情绪就异常激动。

  凌子文低头哽咽:“对不起,我是真的太爱易秋了,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。”

  顾诗晴不屑的嗤笑:“你爱他关我什么事?别再为你的龌蹉找借口了。”

  对当年的事情,凌子文确实心存愧疚,现在被顾诗晴这么指责,她忍不住伤心大哭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我是很贱,但我真的害怕失去他,所以一时糊涂失去了理智,才会做出那种事,你打我吧,只要能让你出气,怎么样都可以!”她拉住顾诗晴的手往自己脸上拍。

  凌子墨听见屋里有动静,便闯了进来。

  他只看见凌子文哭的很伤心,紧紧抓着顾诗晴的手腕。

  “你打了她?”

  面对他的质疑,顾诗晴哭笑不得,满腹怨气,“是啊,她这么贱,我忍不住。”

  凌子墨大步上前将她们分开,咬牙瞪着她:“道歉。”

  “哥,不是你想的……”

  “我让你道歉!”他打断了凌子文的解释,捏着她纤细的手腕低吼。

  顾诗晴强忍着疼痛,倔强的昂首与他对视,“她就是一个贱人!看见她我就恶心,让我跟她道歉,门都没有!”

  啪的一声,他打了她一巴掌。

  由于惯性,她从床上摔了下来,额头撞在柜子的一角上。

  鲜红的液体落在地上,一滴、两滴……

  剧烈的疼痛与晕眩占据了她所有的感知,灵魂仿佛被渐渐抽离身体。

  凌子墨的手隐隐颤抖着,不知是因用力过度还是害怕。他缓缓抬起手臂,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掌心。

  明明打的是她,为什么自己这么疼?那疼痛好像不在手上,而是连着心脏,遍布四肢百骸。

  窗外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,一如此情此景。

  她伤得这么重,他怎么舍得?可是她太倔了,总是不知死活的激怒他。

  顾诗晴伸出一只手,扶着柜子站了起来,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。

  “凌子文,你总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,上次你妈为你泼我开水,这次你哥为你打我,你满意了吗?”

  她的声音气若游丝,十分虚弱,好像随时会昏厥。

  “晴晴,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,我不是故意的!”凌子文哭着摇头,她知道自己怎么解释也无用。

  因为顾诗晴所承受的这一切都是她直接和间接造成的。

  趁他们兄妹二人怔忡之际,顾诗晴不顾身体的痛楚,用尽全身的力气,跑出了病房。

  这里,她一刻也不想多待。

  “哥,你真的误会了,她没有打我,外面下这么大的雨,她伤的这么重,你快去把她追回来啊。”

  凌子墨把医院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顾诗晴的影子。

  她一身伤,能跑去哪里?

  想到她染血的脸,不知道她头上的伤到底有多重,他快疯了。

  由于篇幅设置,想要观看更多内容,请关注公众号“萌猫女生网”,输入暗号“囚” 即可阅读剩余章节内容。


(本文由零点南方的水友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零点南方立场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!!)



上一篇:军嫂网母婴健康公益大讲堂开讲啦
下一篇:我的妈做了超声刀脸反而胖了?做了超声刀要注意什么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亲爱的,赶快加入我们吧!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