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忘记密码

零点南方

热搜: 活动 交友 招聘
查看: 32|回复: 1

海盗鬼皮书之第40章 上船

[复制链接]

59

主题

59

帖子

377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77
发表于 2018-5-17 21:00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很显然,这条绳索从阳台上垂挂下来,首先要经过布满救生艇的那一层,然后要经过四层的海景窗。幸好绳索垂挂之处,所有的海景窗都黑漆漆的没有透出任何灯光,想来里面的游客玩了一天,已经睡了。因此,海盗崽子们顺着绳索往上爬,只要动静不大,应当不至于惊醒游客。

  看到那根绳索后,伊登看向驾驶室的方向,那个“阿昆”似乎也看到了,他驾驶游艇靠了过去。大约1分钟后,那根绳索直接垂挂到甲板上。

  我好奇地抬起头,只见那个垂下绳索的阳台房中此刻黑漆漆的,并没有透出灯光。

  伊登拽了拽绳索,甚至用双臂拽住绳索,把自己的身体悬了起来,确认绳索比较牢靠后,她指着一个海盗崽子,示意他爬上去。

  那海盗崽子手脚并用地开始往绳索上方攀爬,不一会儿距离甲板就有六七米的样子了,从下面看上去,他的影子也变得模糊起来。

  另一方面,“阿昆”把游艇停好后,自己跑到艇舱里开始忙活起来,过了好一会儿才来到甲板上,此时已经有两个海盗崽子攀爬入了舷窗之内。只见“阿昆”上来时,手上拿着一个手提箱,正是两个海盗崽子在底舱看到,并且一度想撬开的那只。

  他一到甲板,伊登就对他说道:“你先上吧。”原先一个已经握住绳索的海盗崽子闻听此言,立刻把绳索交到了“阿昆”手上。

  “阿昆”点点头,从口袋里取出一副手铐,将箱子拷在自己手腕上,然后开始用绳索往上攀爬。看上去他的手劲和先前那两个海盗崽子相比逊色了一些,而且那个箱子似乎很沉,因此他攀爬的速度也比较慢。不过大概两分钟后,他也爬完了三分之一的距离了——看样子只要不出岔子,他爬到那件阳台房里基本不成问题。

  但岔子就在这时候出了,而且是大岔子。

  一束强烈的灯光猛然间将巨型邮轮底下的这个黑暗一角照如白昼。

  “滴”的一声刺耳的鸣笛声,随即是扩音器里震得人耳膜生疼的、一阵闽南语的喊话。发话的人说了一遍闽南语后,见这边没有什么反应,于是又用闽南地方口音极重的普通话说道:

  “我们是台湾海巡署的工作人员,现在怀疑你们进行非法活动,要进行登船检查,请予以配合。”

  这句话被重复了两遍,第二遍重复完了,我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剧烈的强光。只见一艘悬挂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PP-10032型边防艇在马达“哒哒哒”的轰鸣声中逐渐靠了过来——应该正是一个多小时前,曾经用探照灯照射过我们的那艘。目光所及,艇上站了至少七个穿着橙色制服的人。其中一个站在艇的最上层,身体斜靠在一挺固定在那里的重机枪上。看样子,这艘艇第一次遇到这艘私人游艇以后虽然离开了,但想想还是不妥,又一次跟了过来,却又看到游艇鬼鬼祟祟停靠在一艘巨型邮轮旁边,于是不放心地过来看看我们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。

  “你们马上回舱!”伊登说了一句。这时候海盗们的处境相当不妙,游艇上连我和伊登在内,还剩下六个人,绳索上还不上不下地挂着一个——“阿昆”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不敢继续再往上爬了。

  于是,我和另外四个海盗崽子回到艇舱里,把帆布背包放在地上,紧张地注视着外面的情况。只见那条绳索被迅速向上抽离,离开了甲板。

  边防艇停到私人游艇旁边距离不到一米的地方,一个穿着“海巡署”橙色制服的人将一块木板搭在两艇之间。随即,两个“海巡署”人员踩着木板上了游艇。

  此时,那根从阳台房垂下的绳索的尾端距离甲板有六七米高,“阿昆”仍然挂在半空中,但先行攀爬进那个露天阳台的两个海盗崽子已经不敢再拉了,生怕发出动静引起两个登船临检的“海巡署”人员注意。

  伊登立刻迎到两名“海巡署”人员跟前,甜甜地说道:“叔叔好,伯伯好!”

  那两个“海巡署”人员面无表情地对伊登点点头,用闽南腔普通话说道:“小朋友,这么晚还不睡觉,你爸爸妈妈呢?”

  伊登说道:“他们还在家,没出来,我一个人和朋友们出来玩的。”

  那两个人中,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问道:“你们家住哪里?”伊登答道:“台北信义区,宝徕花园。”

  “宝徕花园”在台湾非常出名,里面住的大多是台湾官商界的重量级人物,当初陈水扁贪腐案发时,其在“宝徕花园”的豪宅遭到查封,轰动一时。伊登把“宝徕花园”说出来,应该是想突出自己身份非凡,让这两个“海巡署”的底层小吏不要多纠缠自己。

  哪知道这两人不为所动,那个年纪稍长者的嘴角不屑地牵动了一下,说道:“那你应该早点回家啊,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知道这里是哪里吗?往东南再开几十海里就要到日本的与那国岛了。这偷渡的、走私的、贩毒的人很多,你一个小孩子胆子这么大啊……”一边说,一边和另一个人一起,走进了艇舱。

  艇舱里一片漆黑——刚才我和海盗崽子们出去时,特意将灯全部关闭,重返后也未开启。

  这两个“海巡署”人员打着手电进来,显然并未料到艇舱里有那么多人,一下子愣住了。

  “你们这些小鬼聚在一起干什么啊?难道……现在的官二代怎么都这样?”那个和伊登对话的“海巡署”人员显然对台湾的年轻一代,尤其是上流社会的年轻一代有很负面的看法,看到一群小孩子聚集在海上的一艘豪华游艇上,立刻喋喋不休起来。

  这老头还在喋喋不休,我偷眼往邮轮阳台房的方向看去,只看到“阿昆”还死死抓着绳索挂在半空,但他双手已经开始发抖,似乎有些力气用尽的先兆。如果他掉下来,那就是直接砸到甲板上,那根绳索还能逃得过这群“海巡署”人员的眼睛吗?

  想到这里,我的心脏“突突突”狂跳起来。

  “这些背包里都是些什么?打开看看!”猛然间,另外一个年轻的“海巡署”人员说了一句。显然这些巨大的帆布背包非常突兀,引起了执法人员的注意。

  刹那间,艇舱里的空气凝固了。

  所有的海盗崽子,包括我在内,都开始面面相觑。很多人开始目露凶光。

  这两名“海巡署”人员似乎也觉察出气氛有点不对头,两人各自拿出腰间的配枪。

  “打开!”年轻的“海巡署”人员厉声说道。

  “泥鳅”一边说道:“没有什么的啦,就是一些玩的东西啦!叔叔伯伯不要凶的啦!”一边弯下腰,按照“海巡署”人员的吩咐,去拉帆布背包的拉链。

 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——看“泥鳅”取出AK-12开枪的速度快,还是这两个“海巡署”人员的动作快。

  就在这时,响起只听两声轻响!两声让我几乎魂不附体的轻响!

  “比偶!比偶!”

  伴随着消声手枪的射击声,这两个“海巡署”人员的身体重重倒在地上,吭都没吭一声。在他们倒下的一瞬间,我分明看到有什么东西从他们的脑袋上炸裂、飞离——或许是头盖骨,但当时速度太快,我没看清,这两人倒下后我也不忍去证实。同时,我觉得脸上被溅到了两滴温热的液体,我抹下来一看,果然是两滴触目惊心的鲜血。

  伊登站在艇舱的门口,手里是那把装着消音器的瓦尔特PPS手枪,枪口似乎还在冒着烟。

  她脸色凝重,缓缓把枪别在腰间,用那件黄色的T恤衫盖住。

  “伊登姐,拼了吧!”一个海盗崽子低声说道。

  这句话说完,游艇上四个海盗崽子一起俯下身去,去拉帆布背包的拉链。

  “不要动!”伊登大喝了一声。

  所有人都停下手来,看着她,看她下一个命令会是什么。

  但伊登只是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  过了大概足有两分钟,外面那艘边防艇上的人可能发现事态不对,又用扩音器喊道:“阿西、阿勤,检查好了没有。那里面有什么?”

  他们连喊了几声,可“阿西”也好、“阿勤”也罢,早就成了冤魂,哪里能够回答同事们焦急的问话?

  扩音器中又传出了叫喊声:“阿西、阿勤!”顿了一下,扩音器里那个浑厚沙哑的男声又提高了嗓门:“里面的人立刻出来!里面的人立刻出来!给你们10秒钟!给你们10秒钟!”同时,边防艇上原本停留在甲板上的探照灯也移动了过来,透过窗户照到了艇舱里。

  艇舱里的气氛依然凝固着,所有的海盗崽子连同我在内,都向伊登看去。伊登笑了笑,摇摇头,意思是让我们别动。看得出,她努力想笑得像以前那样玩世不恭,但我还是看得出,她脸上的肌肉明显有些僵硬。

  透过玻璃窗,我看到边防艇上的人似乎都端起了枪,原本斜靠在重机枪上的那位,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直起身子,站在重机枪后面双手握住重机枪的开火按钮和刹车按钮,并且猫下腰,做出了准备开火攻击的姿势。

  那边厢,吊在半空中的“阿昆”双臂不住地颤抖,这种颤抖我太熟悉了,学校里练引体向上时我一个都拉不起来,于是只好双手握着单杠,用双臂把自己的身体悬挂在半空,挂到后来双臂没有一点力气,即将要脱手前,肌肉就会产生这样的颤抖。“阿昆”就要落下来了,就要砸到游艇甲板上了,只要他引起边防艇上的人注意,这些人用探照灯往上一照,发现了绳索,他们就会立刻意识到这群小兔崽子在干什么,立刻意识到这伙未成年人,其实是一伙海盗!而这艘价值达到9位数的超豪华私人游艇,居然是一艘海盗的“崽子船”!
(本文由零点的水友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零点南方立场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!!)




上一篇:汶川十年,听亲历者爱优士(IUOC)创始人郭洪礼的心里话
下一篇:FAC时尚链巅峰时代的开端正式开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688

帖子

1396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396
QQ
发表于 2018-8-1 14:3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也是坐沙发的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亲爱的,赶快加入我们吧!
X